媒体采访

国企应借助混合所有制东风实现产业升级

2015年05月19日   来源:经济观察网
  众多国企翘首期盼着中央版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的落地,被称为“顶层设计”的国企改革方案或将在两会结束后问世。在改革真正要启动之际,国企改制重组专家、上海天强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先生提醒说,企业应该站的更高,看的更远。以混合所有制为手段的新一轮的国企改革,国企着眼的不仅仅是摆脱目前的发展困境,更需要从大的产业转型、全产业链条打通上来布局,使得国企通过这一轮改革来完成产业升级的目的。
 
《经济观察报》: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在您接触的地方国企以及中央企业对混合所有制的态度是什么样的?期待还是回避?
  祝波善: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将混合所有制作为国企改革的主题之后,无论是地方国企,还是我们所接触到的中央企业,都还是很振奋的,尤其是在去年年初,毕竟国企改革已经停滞了近十年的时间。
但是这种兴奋感也就延续到了去年的下半年,很多企业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有些“犯晕”了。因为去年上半年,传递出来的政策方向还是比较清楚的,但是到了下半年,企业的态度就开始有了些变化。就地方而言,例如像贵州省,刚开始推进改革的力度算是较大的,到了去年下半年就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开始观望中央的政策方向到底是怎样的;还有很多央企,去年上半年也是劲头十足的设计改革方案,但是等了大半年,等到的是国资委给出的六家试点央企,而且试点之外有些央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也被明确叫停,去年下半年尤其是年底的时候,大家还是比较失望的。所以也希望中央的文件能够尽快的出台。
  我们所接触的国企对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态度相当积极,这主要是因为经过十多年的国企改革的发展,大部分国企还是发展的不错的,但同时也积累了一些问题,有些问题在原有的体制下很难解决,所以企业也希望通过改革能解决一些长远的发展的问题。

《经济观察报》:几年前您就一直呼吁,过去国企内部运作习惯的是“进”,现在大的宏观环境不好了,央企开始不适应接下来的需要“收缩”的发展状态了,去年的经济数据也明显的感受到央企在吃力的“爬坡”,您认为包括央企在内的国企该怎么应对经济增速的调整?除了央企本身,体制层面能做哪些配合?
  祝波善:过去十多年,单看央企发展经济指标是还不错的,不可否认的是,这种成绩的取得与过去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有着直接关系。
过去这十多年的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2003年国务院国资委成立一直延续到2007年、2008年左右,这个阶段央企的发展还在继续享受着上一轮国企改革的一些红利,包括国资体系的建立、主辅分离政策,让很多国企丢掉包袱能够轻装上阵,以及三项制度改革,助推企业建立规范的运作体系等等,这种红利一直延续到2007年、2008年左右。
   当时我们观察到的是,有些国企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出现问题了,虽然这些企业的业绩还在继续增长,但企业的竞争力不强的困境开始越来越明显。随后央企开始进入到80-100家的重组阶段,其实这种重组的模式仍然不能解决企业竞争力的问题。2008年的11月份推出的4万亿投资计划以及一系列产业振兴规划,现在回过头看,当时的主要受益者也是国企,于是在当时就掩盖了已经存在于国企的一些矛盾,本来有些已经走不下去的国企又通过这个政策红利实现了近几年的增长。
  现在,外部环境发生变化了,很多国企在内部结构、组织体系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又开始被逐步暴露出来。就拿组织体系为例,很多国企目前采取的是集团管控模式,现在看这种集团管控的模式已经变得相当的行政化,在“风大了,猪都能飞上天”的时候,这种矛盾并不明显,但是现在这些矛盾就开始显露出来,例如这种模式对市场的变化就很不敏锐的,所以对企业来说,就到了不改不行的时候了。
目前,一方面国企所处的产业层次相对比较落后,另一方面,国企内部的组织模式、机制也比较落后。这里面就不仅仅是企业机制的问题,而是涉及到战略层面的问题,涉及到战略,就需要重新整合资源,也就需要体制来配合。而且现在提到的资源,更多的是类似高端人才、创意人才,尤其是一些前期需要较大投入的新型领域等这类资源,国企在现有体制下整合起来就相对困难,人才资源的整合受限于目前的薪酬体制;前期需要大成本投入的新型领域又受限于现有的考核体系,这时候就需要又一些体制上的改革来推动。

《经济观察报》:那企业对国资监管体制的改革有何期待呢?
  祝波善:我认为这一轮国企改革应该先进行国资监管体制的改革,再进行国企改革,没有国资监管体系的改革,国企的改革也只是“盆景式”的改革,将来问题会更大。
 原有的国资监管体系,一分为二的讲,一方面还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从无到有,解决了九龙治水的问题,而且真正开始对企业有约束,考核指标的设定也让国企开始更加关注经济指标。但是现在出现的矛盾在于,这种监管体制是一种静态的监管模式,过于僵硬,一定程度是用经济指标来强化了行政性的管理模式,而且行政化的色彩越来越浓厚。这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公司治理的要求都存在矛盾。所以这次提出的以管资本为主的监管模式,是一种正本清源的定位,但是如何操作到位对监管层还是有一些挑战的。

 《经济观察报》:如何看到这一轮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大环境,在当前宏观经济放缓、央企利润欠佳的前提下,改革阻力会不会更小一些,因为上一轮改革也是以“脱困”为目的的。
   祝波善:改革阻力相对应该会小一些,过去在大环境较好的时候,国企的二、三级企业年年都有钱赚,而且看不到什么风险,企业的改革动力的确不大,但是现在很多行业已经看到,如果再不改革,沿着老路走,已经到了走不下去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各界凝聚改革的共识更加容易。
但是我们看到的这个改革机会只是初级层面的认识,我们更需要将这轮改革放到产业升级、产业转型的大背景下看。举个例子,过去我们很多国企行业边界意识还是很强的。为什么?因为原来很多大的央企都隶属于政府部门,而政府部门都是按照行业来划分的,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企业沿袭下来的这种行业痕迹还是很深的,但是未来的产业发展是需要打破这种行业边界的,以建筑业为例,过去我们都认为建筑是属于建设部管的,但是现在发现谈及建筑产业化,关键是要提高预置化水平,更多是是生产层面的管理,以往的那种管理模式是有问题的。所以新一轮的改革,以混合所有制为手段,不仅仅是要解决央企的困境,更需要从大的产业转型、产业链条的打通来布局,使得国企通过这一轮改革跟上产业升级的步伐。

 《经济观察报》:在您以往操刀的国企改革案例中,有哪些经验我们是需要吸取的?
   祝波善:以往的改革案例,很多都是国有股权加员工的股权结构,这个治理体系我认为是不好的。理论上“股连心连”的想法我认为有些过于理想化,很难达到预想的效果,在这一点上我认为还是需要更加谨慎一些。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康怡)

相关热词搜索:国企 所有制 产业

上一篇:最后一页
下一篇:天强公司祝波善总经理受《经济观察报》邀请热评2015国资改革走向

变革深度观察

变革深度观察

变革是一种理念、一种认识,是一种信念。变革需要信念支撑,这种信念支撑着我们的归零心态。变革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具有整体思维。

下载变革深度观察
天强财智总第77期

天强财智总第77期

OPINION 观点>> 重构央企竞争力的新基础 别了铁道部,想说再见别亦难! 当兼并重组遇上了“政策指令”

下载天强财智总第7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