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天强

商务合作

主页
我们的服务

战略管理 国企改革 运营管理 并购重组 集成整合 产业服务 上市服务 思翔商学

我们的客户

业绩案例 客户评价 客户伙伴

我们的声音

天强活动 媒体专访 观点洞察 专题研究 祝波善专栏 出版物

招贤纳才

社会招聘 校园招聘 学习发展 咨询乐活

关于天强

天强概况 文化理念 发展历程 社会责任 所获荣誉 联系我们

天强活动

2019-01-30

原证监会主席履新供销系统,未来发展该如何探索?

1月26日,在资本市场“火山口”坐了三年的刘士余去职证监会主席,履新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下称“供销总社”),其未来工作所面对的供销总社系统并不比资本市场轻松许多,在服务“三农”上供销总社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另外,目前供销社系统资产证券化率较低,这位曾经的金融监管大员将在新职位上有怎样的发挥,市场拭目以待。

 

 

刘士余能否利用其31年的金融、证券经验盘活这块资产,借助资本市场运作好这个最传统的产业,在互联网用户下沉中逆袭?近日,国资国企改革专家、天强管理顾问总经理祝波善先生接受百度APP的采访,针对此次的职位调动发表了自己的一些看法。

供销系统系统复杂,庞大市场待发掘

看起来存在感很弱的供销系统,其实是一个超级“巨无霸”,其有着庞大市场。2018年,全国供销合作系统实现销售总额5.9万亿元,总资产1.6万亿元,实现利润468亿元。如果以营收论,其超过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供销集团的注册资本115.626亿元,旗下子公司21个,总资产高达1351.37亿元。2015-2017年度,供销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总收入1409.01亿元、1281.90亿元及1229.64亿元。与此同时,据Wind数据统计,供销合作社全系统至少实控了7家上市公司。

供销合作机构本身很特殊,其雏形早在解放前就存在,当时主要用以解决解放区的商品流通问题,此后历经建国初期的社会主义改造、改革开放,一路走到现在。“近些年来,这个系统存在感不强,如果不是刘士余调任,很多人已经想不起来这个机构”,祝波善先生认为,供销合作总社是一个复杂的存在,其不能完全称之为企业,属于行政性事业单位。“目前无法得知调任刘士余过去,需要他做哪些改变。”他分析。

改革开放之后,由于种种原因“供销社”一度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这是一个市场化程度非常低的机构,但又不能简单取消,因为跟历次的改革有关系,1950年代的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联合了一些民族资本家、手工业者,此后迅速发展成一个庞大的系统。改革开放之前,这个系统非常强大,广大农村甚至一些城市的物资流动,都是通过这个渠道分发到各地。”祝波善先生表示,供销合作总社下辖的企业既不属于国企,也不是民企,实际上是一个集体企业。不过,这几年官方对集体企业的走向很少谈,目前的态度比较含糊。

他认为,对供销体系做大改变并不容易,其身份过于复杂,既有参与市场,又承担了一些公益职能,其性质、定位比较模糊。“当然,供销体系下也有几家上市公司,说明其也在跟资本市场做对接,在证监会干过几年的刘士余能不能在这块做出一些探索,或许值得期待。”

供销系统该探索何种发展出路?

过去几年,凭借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拼多多、趣头条等企业迅速成长为互联网新贵,他们对下沉用户的挖掘,闯出了一片新天地。而这片最广大的市场原本属于供销体系的主阵地,据新华社1月15日报道,近5年来,我国恢复重建基层供销社1万多家,总数超过3万家,乡镇覆盖率从2012年的56%提高到目前的95%。利用星罗棋布的渠道网络,拥抱互联网,发展农村电商,或许也是一个值得探索的方向。2015年,作为供销合作总社的电商平台,中国供销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在2017年的一则报道中,其重点打造的“供销e家”计划在未来3年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不过,目前并无关于它的业绩披露。

拥有最广泛渠道的供销系统能否培育出“拼多多”式平台,祝波善认为可能性不大,“新型的模式往往不会在传统的企业诞生,他们的横空出世恰恰是因为没有资源优势,有资源的有企业反而做出不来。”他认为,供销总社可参考的对象是国资委旗下的中粮集团,其是央企中市场化运作较为成功的模范生。

“供销总社的渠道怎么嫁接新型业态、互联网、资本,是一个大的突破口。”祝波善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改革这个行业不易,好在留给刘士余的时间还很充足,按照人事规定,目前刚满58岁的他可以再干7年。只是,谁也无法预知,他能在这个机构干多少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