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采访

新技术革命和产业转型将颠覆国资管理模式 ——访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

2015年01月28日   
  国企内部公司治理体系是否完善和科学,是衡量新一轮国资改革成败的标准
 

  目前的国资管理方式,基本上适应了过去10年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但10年过去,现在的新技术革命和产业升级转型来势凶猛,这让局势发生了颠覆性变化,对国资监管者来说压力巨大,可以肯定的是,现存的管控方式已经不再适用。”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对《上海国资》表示。
他认为,未来国资委的首要职能应为制定国资发展整体规划,把握国资发展方向,制定规则引导产业转型升级和审视并优化国资布局。
 
  产业链的格局已发生深刻变化
 《上海国资》:您很强调国资监管体制改革与宏观经济大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祝波善:本轮国资监管体系改革的核心是从“管控”到“治理”。十八届三中全会也强调了强化“社会治理”概念。国资监管必须与时俱进。
从客观形势来说,本轮国资改革的经济大背景是,经过10余年的发展,国企大多摆脱了低效和亏损的经营状况,在国家很多重要行业中起到了主导作用。比如很多央企进入了世界500强,这在10年前是难以想象的。但其面临的问题是,新技术革命和产业升级转型的势头凶猛,那么国企如何应对,能否能抓住新一轮发展机遇?
 
 《上海国资》:您所说的新兴产业或者新技术革命,对于企业来说,具体指的是什么?
  祝波善:简单地说,产业链的格局已经发生深刻的变化。比如装备制造业,现在的产业链已经大大拉长,从前端的科研、设计,到中端的装备制造再到项目管理整合,最后到终端的运营服务,制造能力仅是整个价值链条中的一个环节。再如汽车业,最重要的已经是创新和研发。而国企,特别是央企,近几年,通常依靠的是一定程度的垄断资源或者政策红利,发展模式已不能适应未来的形势。
 
 《上海国资》:您认为国企是否能抓住新一轮发展机遇?
  祝波善:客观地说,对于新兴产业,国企尤其是央企并不具备优势。比如,多年前央企曾有“电动车联盟”,但直到现在,没有一辆电动车从这个联盟内生产出来。
新兴产业的领导企业如阿里巴巴、腾讯那样的企业,他们做到了对产业链产生巨大的辐射和引导产业升级的作用。而央企,从近几年的发展路径和传统逻辑知道,他们的吸附作用更大,吸附周边的资源、资金和价值,而不是产生辐射和引导作用。
 
  未来国资监管着重“治理”
 《上海国资》:前10年,在国资国企发展或者国资监管体系方面的改革并不少见。这和本轮改革有什么样的区别?
  祝波善:过去的国资监管,强调对国资的保值增值,管理方式以管控为主,以管企业代替管资本,对国企的改革也着重以简单的合并重组代替改革。这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是有一定意义的,也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接下来,国资监管需要从长远发展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要解决国资发展的定位和目的究竟是什么。
过去,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非常强调发展的业绩,比如规模、利润等,而获得巨大利润的目的是什么?国有企业发展的最终目的是什么?这些很少考虑,如此导致目前国企虽然不断发展不断扩张,但迷失了方向,国企改革变成了没有航向的航行。尤其在2008年之后的几年,经过4万亿元的经济刺激,国企变得越来越庞大,占据大量垄断性资源。国资监管体系也仍然维系了以前的监管模式,这种管理模式有效地制止了国资的交易性流失,这和以前比,有很大的进步,但无法防止制度性损失,比如由贪腐、低效运转和重大决策失误导致的国资流失。这些隐性流失是国资监管者必须正视的问题之一。
所以,未来国资监管者应着重“治理”。而国企内部公司治理体系是否完善和科学,是衡量新一轮国资改革成败的标准。
 
《上海国资》:您认为,监管体系应如何改革?
  祝波善:一是顺应产业转型升级趋势。今天,监管者必须运用发展产业链的思维,适应社会经济的大环境。现在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海外业务开拓中,最厉害、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可能都来自同一个央企集团内部,从市场经济角度来看是非常不正常的。真正理顺产业链,应对新技术冲击,需要监管者有所作为。
其二要有利于形成治理文化。在中国,公司治理之所以推进不到位,实际上最主要是缺治理文化。现在全面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有难度,但将来肯定要推广职业经理人制度。现在我们只是明确了方向和路线图,但对公司治理的效果,包括董事会发挥的作用,缺乏有效的评价机制和体系,这部分应该有所作为。
此外,一讨论国资改革,比较多地会陷入到国有资本是进还是退,一谈到监管,到底是管得多还是管得少,这两个问题是需要解决,但这仅仅是体现出来的问题,不是国资改革的前置性问题,因此纠缠这些问题是没有答案的。简而言之,无论是国资的进退,还是管的多少,失去了国资国企发展的定位,都是难以找到最优答案的。
事实上,未来的国资监管,应该要用战略思维取代战术思维,用治理思维取代管理思维,用价值思维取代规模思维。
 
 《上海国资》:打造混合所有制企业是否能帮助企业建设科学的治理体系?
  祝波善:混合所有制现在很热门,但混合所有制也只是一个手段或者一条路径。很多央企,比如中石油、中石化都说要拿一块资产来引进民营资本。产权多元化的改变会促进公司治理的优化,但这不是说有民营资本,科学的治理机制就能迎刃而解。
打造混合所有制企业,建立科学合理的公司治理体系,一定要自上而下,必须要有很好的顶层设计,否则有些调整到最后可能会变成一种不可逆转的瑕疵。
所以,让企业建设科学的公司治理体系,国资监管体系的改革要起到引领作用。
 
  平台公司定位
 《上海国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组建若干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这适应了未来对混合所有制企业的监管?
  祝波善:目前的国资监管思维基本上针对的是纯国资企业,现存的管理体系——管资产与管人管事相结合的方,未来并不能有效地支撑十八届三中全会后的国企改革要求,也无法适应社会经济改革发展和承载经济改革的任务。
组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它的职能是要在现有的体制下发挥新的作用。它能否成功运作,在于它是否能将产业合理分类、能否有效发挥资本经营的作用、能否引导国资的合理布局、能否改变产业链格局等。
 
 《上海国资》:您认为,国资委和国资运营平台的关系是怎样的?
  祝波善:实际上,国资运营公司或称平台公司权责的科学定位是对原有国资委、国有企业之间的权责进行重新架构与设计,一定要避免派生出一批“准国资委”的机构,也要避免成为“国资控股公司”,平台公司的主要职责应当是资本运营。国资委未来对它的考核,不仅在于它是否实现了保值增值,是否形成了很大的规模,而是要考核其是否引导了新的产业、新的价值发现,是否进入了新的有价值的产业,是否立足于某个产业链的完善与提升。
理想的平台公司,应该类似于基金机构或者PE,持有若干家国企股权,可以在市场买卖,让国资大股东享受利益,但亦允许其合理的利润亏损。从这一点来说,平台公司如要真正运作成功,必须引进职业经理人制度,拥有专业化的经营队伍。
  平台公司的定位是否科学、合理对新一轮国资改革起着关键作用。国资委则应当将重点放在制定整体规划或者说游戏规则,完善各类法律法规,落实国资发展布局。将来对国资委的评价是,国资的发展对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是否发挥了作用,发挥了多大的作用。
                                                                                                                                                          《上海国资》2014年05期

相关热词搜索:海天 管理模式 管理咨询

上一篇:天强公司祝波善总经理受《经济观察报》邀请热评2015国资改革走向
下一篇:祝波善:央企重组就像扭秧歌 能否跳出怪圈——《中国经济和信息化》采访

变革深度观察

变革深度观察

变革是一种理念、一种认识,是一种信念。变革需要信念支撑,这种信念支撑着我们的归零心态。变革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具有整体思维。

下载变革深度观察
天强财智总第77期

天强财智总第77期

OPINION 观点>> 重构央企竞争力的新基础 别了铁道部,想说再见别亦难! 当兼并重组遇上了“政策指令”

下载天强财智总第77期